重磅!李嘉诚摊上大事了!政法委,新华社,人民日报共同发声!

  • 时间:2019-09-21 17:29 编辑: 来源: 阅读:2297
  • 扫一扫,手机访问
摘要:重磅!李嘉诚摊上大事了!政法委,新华社,人民日报共同发声!

自香港暴乱发生以来,李嘉诚反复就香港局势发声,可谓十分“积极”,9月8日,李嘉诚再次发声称,年轻人应该体谅大局,政府也应该对“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



对此,网友们没放过李首富:怎么不见你对香港蜗居族网开一面?当年金融风暴,你追着破产的小业主要债,怎么不见你网开一面?





近日,政法委、新华社与人民日报共同发声,直指香港问题的深层次矛盾:


住房问题。


请注意,三个权威新闻机构是同时发声,这是极其罕见的。


中央政法委:微博公众号贴文,批评李嘉诚纵容犯罪,不是为香港着想,而是看着香港滑向深渊。


人民日报:地产商是时候释放最大善意,而不应只打自己算盘、囤地居奇、赚尽最后一个铜板。什么才是对香港未来负责?什么才是对年轻人“网开一面”?这才是!







新华社:



解决住房问题,香港不能再等了!

来看看这三篇文章,关于住房问题,都提了哪些要点。

新华网:

“有恒产者有恒心”。居者有其屋,方能形成社会的稳定力量。然而,港人的居住水平之低,确实与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经济体的形象极不相称。在公共设施完备精良、交通快捷方便、楼宇繁华体面的背后,有着大量低收入人群栖身在“鸽子笼”或狭小、不安全的劏房里。面对逐年上涨、动辄每平方米20余万港元的高房价,香港基层市民和青年一代只有“望楼兴叹”,甚至连收入不低的中产市民也叫苦连天。这些人日日辛苦打拼,却难以分享到香港经济发展的红利,实在不合情理,也为社会的动荡埋下了伏笔。

不断推高的香港楼价房租桎梏了政府、社会经济发展的思路,吞噬了产业发展空间,阻碍了新兴经济的发展。香港经济结构单一化、空心化日趋严重,地产经济独大,中小企业失去生存空间,久而久之,社会渐失活力,中产向下“沦陷”,青年难觅上升通道,贫富差距加大,阶层固化,社会矛盾不断产生。

人民日报:

香港的居住问题有目共睹,而且正变得日趋严重。公屋申请平均轮候时间已跌宕至5.4年,有10万人住在“棺材房”和“劏房”。这样的局面,与国际知名大都市格格不入,更与太平山上的豪宅形成鲜明对比。香港人看重人权。但在一般人看来,有房住,有衣穿,有饭吃,正是最基本的人权,是最基本的尊严。香港绝没有理由,一面穿着“全球最有竞争力经济体”等光鲜靓丽的外衣,一面却在住房上露出极为难堪的里子。

中央政法委:

虽然不同地段有不同的价位,但香港的房价基本都在一平米20万港元以上,随便什么房子的租金都是每月1万以上,而香港大学生刚毕业的平均工资,也就是1万多港元。不仅买不起房,就连租房都是一件奢侈的事,大部分人只能与几个朋友合租,或者住在“劏房”中。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提到“在当下的香港乱局中,不少香港年轻人把房价高、租金贵的不满甚至愤怒发泄到了政府头上,但不得不说,他们的发泄,也许搞错了对象。”

确实,让住者有其居,关乎民生,关乎数百万香港人的生计,各官方机构都曾积极推动,解决住房问题,只是未能一一实现。来看看三大媒体是怎么说的。

新华社:

特区政府也意识到高楼价的危害。近年来,尤其是2012年之后,特区政府采取了多种手段,在抑制房产投机的同时积极寻求增加土地供应。例如,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2018年在施政报告中提出“明日大屿愿景”,将跨越20年至30年,建造约1700公顷的多个人工岛。透过填海所得的土地储备,可规划用作兴建26万至40万个住宅单位,供70万至110万人居住,其中七成为公营房屋。

觅地加大供应量工作可谓对症下药,可在反对派的掣肘下,进行得并不顺利。

人民日报:

在住房问题上,香港已错失诸多历史契机,不能再拖延。董建华上任之初提出《八万五计划》,提出每年兴建公屋和私营住房不少于八万五千套,10年内让香港七成家庭能自购住房;梁振英执政时期,也将解决市民住房问题当作首要任务,提出要加速修建公屋;林郑月娥上台后,提出填海造岛的“明日大屿”计划……但这些完全为香港长期公共利益考量的方案,或草草收场,或大打折扣,或至今搁浅,都称得上命途多舛。

究其原因,既有反对派在立法会的拉布,为反对而反对,别说“明日大屿”计划本身,即使是申请研究该计划的拨款议案,还因政治缠斗在立法会搁置;也有地产商为既得利益,不断要挟政府、捆绑民意,这让整个香港社会陷入房子买不起又跌不起、不够住又建不起的泥沼;也因为一些公众,对特区政府改善民生的能力,不了解、不信任。这一次,香港社会,能否抛开政见,平心静气坐下来思考《收回土地条例》?能否放下偏见,理性看待特区政府为民生作出的努力?能否正视公与私的天平,真心实意为香港“计深远”?

中央政法委:

去年,特区首席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出多项增加土地供应措施,最大的设想有两个:一个是在大屿山周边填海造岛,可新增最多40万个住宅单位,容纳110万人居住,这超过香港总人口的1/8;另一个是开发新界340公顷棕地,提供6万个香港人急需的中小型住宅单位,其中6成为保障住房……

可以说,任何一个设想如果变为现实,都将极大解决香港市民的居住问题。但是目前设想仍是设想,并没有任何变为现实的迹象,因为来自各方面的阻力——无论是填海造岛,还是开发棕地,总是会有各种环保组织、NGO、反对者站出来,“从香港的未来考虑”“理性发声”,导致这些和香港民生息息相关的议题在相关程序中久议不决,推进得困难重重,希望在一天天的拖延中变得渺茫。


住在香港窄小“劏房”里的人


现如今,三大媒体向李嘉诚开火!不知其作何感想?90多岁的他,难道还不明白物极必反的道理???

垄断土地资源,抬高房价房租,赚取高额利润,剥削几百万香港人,这样的局面已经持续几十年,但它不可能永远持续。

李嘉诚是商人,是逐利的。

但逐利不是唯一。

香港是属于中国的,咱这儿是社会主义热土,不是冰冷无情的资本主义寒窑。

李嘉诚那一代靠房地产发财的人,注定要被时代淘汰。

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一次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时,没有人真的相信。

之后决策层四连击,建立一座高坝:

1、限制房地产信托融资。

2、限制房企外债融资。

3、严查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

4、严控房地产开发贷。

房地产商哭爹喊娘,大家开始有点相信了。

今天的香港出现的问题,已经是房地产模式绝佳反面教材。

香港问题叠加贸易战,无论是上至庙堂,下至平民,都逐渐形成一个共识:

房地产游戏,不能再玩下去。

耕者有其田是建国的方略,居者有其屋应该是强国的方略。

三大央媒的表态,更是验证这个共识。

这对香港,中国内地,两岸经济模式,或许都是一个天翻地覆的改变,会影响到所有中国人。


(以上内容来源: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李嘉诚反复发声,希望北京对所谓的“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此处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恐怕是要北京对他们这些垄断和控制香港经济、政治的豪族们“网开一面”吧?如果他们没有做亏心事,又何必要求“网开一面”?


记得2015年有一篇《别让李嘉诚跑了!》文章深刻分析数十年来香港的产业变迁、制造业衰败、房地产崛起、社会严重分化的历史过程和李嘉诚等大地产商在香港和大陆的发展史,说:“李嘉诚从此前的商界领袖,教父级人物,沦落为长着獠牙的怪物。就官方感受而言,在中国经济紧张时刻,李嘉诚不顾北京此前对其在基础设施,港口、地产等领域的大力扶持,抛中国于不顾,不停抛售,严重影响大陆信心,造成悲观情绪蔓延,可谓已失道义。”此后李嘉诚对该文章回应称:“在职业上,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不要试图让商人去承担国家的政治责任,也不要试图用政治去影响商人的经营理念。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业的归商业,政治的归政治。”

面对当下的香港,早已抛弃香港的李嘉诚却一再发声,积极介入,阴阳怪气却又旗帜鲜明地要求北京对那些实施暴乱的所谓“未来的主人翁”“网开一面”,这是在去道德化吗?这是要“政治的归政治,商业的归商业”吗?这是在用空洞的道德衡量他吗?这是要他去承担国家的政治责任吗?显然不是,这是他自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要操纵香港的人心,要公开支持香港那些参加暴乱的“未来一代”,要对他们“网开一面”,其心志已明。

最近香港又出现了一些令人十分担忧的情况。香港有些补习机构在自编通识教材中加入了反修例运动的内容,直接丑化警察执法。2013年占中事件发生后,香港的通识教材中就出现了占中事件的内容。更有甚者,最近香港一些中学里的中学生也成了示威者,变成了炮灰,现在我们将李嘉诚的“网开一面”说、教育补习机构修改通识教材、中学生参与示威联系起来会发现,这是一场在香港教育领域争夺香港青年的一场严峻斗争,香港的司法沦陷了,舆论沦陷了,教育也沦陷了,使用这样的教材对大中小学生进行教育,如何能教育出热爱祖国而不是仇视祖国的“未来主人翁”?如何能让未来青年不成为废青一代?

李嘉诚之心,已昭然于天下也!